画花的公子,赏花的夫人


马立玄 品牌策划人、插画师、设计师、《一花一草一朝夕》作者;
袁璐 植物系设计品牌 安室森活 主理人

花瓣:hello~两位夫妻档创作人^^我看过你们在花瓣上分享的图集,《一花一草一朝夕》的插画很美,“安室森活”的作品也很清新,能不能请你们聊一下各自的创作?

 

马立玄:我的创作可以归纳为“半路出家”和“一般般”。(笑)“半路出家”很简单,无论是设计还是写作还是插画,几乎都是25岁以后匆忙上路的,现在差不多已经忘了自己25岁之前在晃荡什么了,可能和大多数人一样一边吐槽和一边幻想吧。“一般般”是我最近才悟出的一种创作理念,我们总想创作点一鸣惊人的事物,但实际上很多事情都要通过时间去累积的,力所能及的去做一些东西,虽然现在看起来可能一般般,但做细致点可能就比一般般好一点,再做久一点可能又比一般般好一点点,只要在一般般的水平线上争取突破一点点,可能就会走到让自己满意或成功的那一步。

袁璐:我们以前有个庭院叫“安室”,所以“安室”这个名称就成了我们后来注册的商标,其实我原先对安室的想象并没有这么大,我只是随着自己的喜好,想有个自己的地方清清静静的摆置自己喜欢的事物,倒是他很积极的各种捣鼓,庭院,品牌,书籍,产品……甚至还做了一个APP,他就是很难摆脱创作人和创业者折腾的天性,借着一个主题就发挥成一个梦想,然后又是一整串的梦想,然后我就被他的梦想绕进去了,所以我常常也要在他的天马行空中寻找自己最初的原点。现在因为带孩子的时间比较久,所以也把心态放缓了,围绕着“花草生活”这个主题慢慢的找机会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花瓣:马立玄,对于自己从广告公司老板到插画师和作家的身份转变,你是怎么看待的?

 

马立玄:其实我现在也是广告公司老板,虽然规模很小。我几乎没觉得作家的身份对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改变,可能是书籍不够畅销没有粉丝的缘故吧。我还是比较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的,一边做一些商业案子一边做一些非商业的文艺事项,如果能够多赚点钱来保证马小玛(女儿)的幸福成长,那就无怨无悔了。

花瓣:那袁璐你呢?对于自己从职业女性转变为全职妈妈和自有品牌主理人,有什么值得分享给大家的?

 

袁璐:前几天刚好接受我学弟学妹的自媒体采访,我提到一点就是“做一个家的女主人,不仅要温柔还要强大”。简单点说就是“治愈文艺女青年毛病的最佳绝招就是让她当妈”。当了妈妈以后虽然常常还有要去做职业女性或要把自有品牌打理好的各种念想,但只要孩子一召唤,基本整个世界就自有她了。所以现在的想法是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虽说岁月如梭但岁月也很长,美好的结果总是要经历时间的洗礼。

花瓣:这方面你们夫妻俩的理念倒是很接近,都是奔着“慢慢来”而去的。

 

马立玄:这或许就是“天赋少”和“没时间”的借口。

花瓣:话虽如此,但这种生活与创作的状态倒是很让人羡慕呢,大多数还在朝九晚五讨生活时,你们已经可以慢慢摸索自己的创作方向和作品了。

 

马立玄:表面日子过成仙,实际上也是呼天抢地没日没夜的各种加班赶稿啊,不见得比朝九晚五爽多少。

袁璐:他就是习惯把什么事情都堆积一起,然后做的时候又很着急,好在这么多年他慢慢培养处高效率的工作习惯。如果有的选择我还是希望他的工作时间能够更正常一点,但看他好像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成为什么样的人的样子,我也就只能默默在背后做一些支持。至于创作方向和作品,还是让他去把控吧。

花瓣:但总体来说你们这种夫妻能够在同一个创作原点各自发挥能力的状态让人感觉好好呀。如果有花瓣网的网友也要投入独立设计和自有品牌的话,你们有什么建议给他们?

 

马立玄:那句网络上流行的段子怎么说来着?你只要比大多数人努力一点点就可以成功,根本就还没到拼天赋的境地。我个人觉得人生自有两件事必需去做,一是保证身体存活的工作,二是保证精神满足的创作。如果两者能结合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如果两者不能融合,那就分开做,先把第一种做好再说。

袁璐:我只想说不要急,缓缓的找到自己真正的喜好和风格,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去学习。现在的市场环境对中小型创业者还是很严苛的,淘汰率很高。所以不要因为喜好就恣意妄为,喜欢一件事物和创作一件事物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很多时候适当的割舍和放弃也是让自己更快乐的秘诀。

花瓣:感觉你们的建议还是保守中带有激进的,或许这就是保证“可持续发展创作”的秘诀,那么很高兴你们在花瓣网上分享你们的创作,我看到最近分享的是一些多肉植物的水彩插画,这些画是为你新书创作的吗?

 

马立玄:是啊,在花瓣上逐渐剧透中,希望更多的花友能一起讨论或分享,也感谢花瓣网给我们提供这么简洁方便的分享平台。

花瓣:感谢你们接受花瓣博客的访谈,希望早日看到新书哦。


如果你也喜欢这个夫妻,点击浏览阅读即可进入他们的花瓣主页,你也可以通过关注他们的新浪微博 @马立玄,来更多的了解他们!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