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杰一黑:自己的园地,向往而已


 

我是:原创服装品牌设计师。
我用花瓣:采集众多未知的精彩。

 

奥杰一黑,这名字听起来是不是很网络?如果你觉得这是他的昵称,恭喜你,你和我一样误解啦!此人是四川彝族人,奥杰是姓,“一黑”是“我的家园”的意思。此人行事有那么点特立独行,那么点风格鲜明。中学毕业后选择辍学,跟着叔叔全国各处跑。后来到了北京,机缘巧合下进了广告公司。再后来又跑去广西,也是做广告,并在那里认识了妻子。再后来烦了,回到天津闲了三四年,在家接活做,没活就在家呆着。快没钱的时候想着要做点事,刚好妻子也不愿意上班,于是“无限不循环”服装品牌就此诞生。

少数民族、四川、辍学、写专栏,这样的人生经历让我一再想起沈从文。我们的聊天从服装谈起,然后说及他的文字(他在天津一本青年杂志《扭秧歌》上写专栏),再然后聊了很久的文学。这真是一段奇妙的体验,和一个服装设计师不谈设计谈文学。听他随口说及周作人、废名、王维、袁枚、路内……虽只言片语但足够看出他对这些人的研究不浅。如果你想和他就某个观点辩论一番,他会谦虚并真诚地告诉你:其实很多东西自己的体会才最真实、最重要,无需深究概念条例,开心就好。

奥杰一黑的花瓣>

他说

  • 我把佛学当成哲学,不是宗教。
  • 上学是正道,如果遇到好的学校和导师更是人生幸事。
  • 每个人的设计不论好坏,如果够真诚,都是表现他的世界观的。
  • 周作人天分太好了,而且他还不把天分当回事儿,所以太厉害了。废名比起周作人来,还是太在乎自己的才华了,是典型的才华导向型。
  • 路内是一位特别出众的小说家。他身上没有中国当代作家的小家子气和局限。
  • 陀斯妥耶夫斯基,很难用几句话评论他。我想他也控制不了他自己,那种东西仿佛是一种神授的东西。怎么会有人有心力去承受并把那些东西写出来。

对话

现在资讯很发达,只要愿意学,什么都可以学会。

花瓣网:“风月天生一种人”“当时年少春衫薄”画板名字像诗一样,为我们解释一下?
黑:本来就是两句诗嘛,脑袋里冒出来的,不记得是谁的诗了(笑)。前者是采集好看的人像照片,后者是采集好看的服装。

奥杰一黑从猫爪下救回来的鸟。

花瓣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阅读,有喜欢的文人吗?
黑:很多,每个年龄段会有不同的取向。但有一些是始终喜欢的,比如周作人、比如托斯耶夫斯基、比如罗素。也很喜欢袁枚、冯友兰,最近做的一款衬衣就叫“废名”。

花瓣网:至今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
黑:有一年,跟叔叔在云南,他当时在大西南地区是成名歌手。有次他开演唱会,唱了几首后对观众说要请一位歌手上来表演。然后他到后台给了我一把吉它,让我去唱,我就上去唱了一首歌,台下几千人,我不知道是怎么唱完的,他之前从来没觉得我能唱歌(笑)。

花瓣网:如果可以穿越,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
黑:十几岁的时候吧,青春懵懂,轻许诺言,跟大多数人一样一样的。想让那个时候的自己做事再负责些,尽量少伤害到别人。

从来就没有明确的“当下中国风”

无限不循环的服装

花瓣网:穿越是不可能了,我们聊聊当下吧。现在是公司老大,设计还是亲自上阵吗?
黑:设计打板都得自己动手呀,这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笑)。

花瓣网:为什么我觉得“无限不循环”的设计时不时的透出点禅意?
黑:相对的,一切都是对比出来的,一切肯定皆否定。你觉得有禅意是因为,我们的设计比你平时看到的要简洁和清淡些。

无限不循环的服装

花瓣网:可是“耕织社”名字有日本风味,“无限不循环”的设计也带有日本风格?
黑:男耕女织,其实很中国嘛。无限不循环的设计,大家感觉有日本风的话,是因为从来就没有明确的“当下中国风”。只有欧美风和日本风是很明确的,没有欧美的感觉自然就会感觉带有日本的风格。

花瓣网:回想一下创业经历,最想对创业前的自己说什么?
黑:快点去干活,再快点。

采未知,最有劲。

花瓣网:你是怎么知道花瓣的?
黑:有一个“无限不循环”的老顾客告诉我的。

花瓣网:我在花瓣里发现了一个叫“奥杰空子”的家伙,是你的朋友?
黑:他是我弟弟,在成都开一家设计公司,“空子”是过年时出生的意思,今年好像26了吧(笑)。

花瓣网:花瓣能为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帮助吗?
黑:非常有用,这样的收藏夹很方便,同步微博的功能也很强大。

奥杰一黑的采集

花瓣网:你最常通过花瓣采集什么?
黑:不一定的,看到喜欢的都可以采。采未知,最有劲(笑)。

花瓣网:感谢你能接受花瓣网的采访,希望花瓣能为你的工作和生活带来跟多帮助。

 

0